奥巴马把移民法玩坏了~ 所有专业留学生OPT延长至4年!!!恭喜恭喜!

消息的猜测最初来源与今天,也就是11月20日美东时间下午1:30。

奥巴马接着表彰科学贡献的发布会,说了以下这段话:

"Too often we're losing talent because after the enormous investments we make in students and researchers, we tell them to go home after they graduate. Part of staying competitive is making sure we have an immigration system that doesn't send away talent but attracts it."

然后就让所有人都硬了。。。

但其实整个下午CBS的人都在猜应该是会延长STEM学生的OPT时间

然后小编一个文科生就萎掉了。。。

美东时间晚上7点多,有人在微博爆出一份美国第一移民律师Greg Siskind的猜测总结。

美东时间晚上7点多,有人在微博爆出一份美国第一移民律师Greg Siskind的猜测总结。

看到划线那条没有?!

小编又振奋了好麻!!!!

现在8点了,奥巴马开始做最后关于移民法的陈述了。

但小编已经不需要看了

这是发布会开始一个小时前,Greg Siskind发表的tweeter。

OPT延长已经是铁板上钉丁

恭喜大家!!!!!!

希望文科生这4年找到好老公,理科生这4年找到好工作!!

纽约时报: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融不入的熔炉

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的中国留学生

十一年前,我揣着1900美元,带着两个行李箱,转了几次飞机,来到美国雪城,在雪城大学攻读教育硕士学位。原以为纽约州有“大苹果”纽约城,既然雪城也在纽约州,应该不会和上海有多大差别。来了却发现,需要适应的地方极多。

例如,我在美国的信用记录为零,申请信用卡屡次被拒。交通更是大问题。雪城的公交车不是几分钟一班,而是要拿着一张时刻表,在雪地里等着。考驾照,我第三次才通过。我从一个退休飞行员手里买下了第一辆车,这几乎用去了当时积蓄的一半(800美元),几个星期后,车的变速器坏掉,维修的报价为1500元,比原价还贵,我只好放弃。再后来,家人来雪城与我团聚,而此地著名的“湖泊效应”暴风暴差不多也开始了。从10月底到次年春末,整个城市常为几英尺的积雪覆盖,我们挤在一个阁楼改造的小房子里,无处可走,郁闷看得见。

除了生活上的各种挑战之外,学习上也有些没想到的问题。听课的时候,过了颇一段时间,才适应了老师的说话方式。说起来有些丢人,我在国内的专业还是英语。事实上,刚来的时候犯的极低级错误都有。我去最为容易点餐的地方——麦当劳。点完服务员问我一句话,似乎是问我要不要“赶上”我的薯条(Do you want to catch up with your fries)?作为万物之灵长之一,我为什么要赶上愚蠢的薯条呢?我正在纳闷这算哪门子美式幽默,服务员却摇了摇头,递给我几包小小的番茄酱。一看包装,我恍然大悟,原来她说的是ketchup(番茄酱)——在我的中式英语思维里,我还以为番茄酱叫tomato sauce。这类经历我的一个伊朗老师也有过。刚到美国,他进了餐馆,连怎么点菜都不知道。去餐馆时,他闭上眼睛,让叉子倒在哪里,他就点哪个菜。受早年经历影响,这位教授极力主张学校“国际化”,改造其课程和服务,更好地服务于留学生,也让本土学生得益。学校对此倡议不冷不热。教授出师未捷身先死,国际化使命中道崩殂。

和其他国家学生一样,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学习各方面调整并不容易,但这个问题直到最近才引起了更为密集的关注。最近一些年,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上升,各国向中国留学生打开了闸门。在美国,中国已经超过印度,成为留学生最大的来源国。但由于中国学生对于美国接受教育的期望值越来越高,面临的挑战也随之高涨。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也亲眼见证了一些中国留学生遇到的挫败。

一所大学面向中国学生的特别新生招待会 摄于威斯康辛大学

和我们这些老留学生不同,新一代留学生大多来自富裕家庭,起码也是收入尚可的中产家庭。老留学生自费留学,读研究生的居多,靠奖学金生活的比例不小。新的留学生,有不少从本科甚至私立高中开始读,学校很少提供全额奖学金。这些学生的学费也成了各校可观的收入来源之一。这些学生也不再全被看作可能成为美国财务负担的可疑分子,在签证中被一再刁难。他们摇身一变,成了优质客户,也在一定程度上帮着拉动本地经济——一些中国学生来美国后,有实力立即购买新车。

然而,解决了生存的基本所需之后,今天的学生面临不同的调整和适应问题。让这些新一代留学生沮丧的是,他们被视为“异类”,和所处学术环境和社会环境格格不入。老一代留学生人数少、较为孤立,所以努力融入的动力更加强大。而今天的留学生可以随时找到一个庞大的老乡团作为后援,所以反而较难跨出心理的“舒适地带”,去更主动地融入校园文化,熟悉美国课堂。《大西洋月刊》一篇题为“我们不是异类”的文章(作者劳伦·戴维森,2013年11月1日)引述了《南华早报》的报道称,进入常青藤学校就读的中国留学生,有四分之一退学 ,不过对于这个惊人的数据,也有人指出研究者是从校方处拿到的退学数据,但这些退学者也有可能并未放弃学业,而是转到其他学校,因此可能有夸大之处。无论如何,中国留学生在学业上出现种种障碍已经成为越来越明显的问题,造成这种问题的成因很多,但多半可归结为学校和学生双方的互不适应。

这种不适应问题,学校有责任,比如一味对中国“扩招”,而不去让校园的资源和课程更为国际化。多年来,许多中国学生告诉我,很多学校的“使命宣言”中虽有“多元化”的使命,却大部分口惠而实不至。到了美国后,很多留学生在新的环境里接受“放羊”式教育。适应被视作这些留学生的私事。大部分教授忘了班上还有国外学生,虽然美国众多高等院校的留学生比例普遍出现增长。一些作业和要求带着某些针对本土学生的假设,留学生听了一头雾水。比如,有的教授以为学生都知道学科所用的美国心理学会(APA)或现代语言学会(MLA)的学术文献规范。很多留学生因引用不当,被视为作弊。美国学生司空见惯的一些课堂教学和测试方法,其他国家的学生也可能知之甚少。有美国教授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学生倾向于“集体式思考”,因而能适应学校的团队作业。而大部分中国留学生过去作业多为单打独斗,很少有协作式的作业。

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一位中国留学生

不过,也有不少大学鉴于留学生数目逐年提升的现实情况,开始做针对性的工作。中国留学生超过3000人的普渡大学,甚至有专人研究、开发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教学方案。一些小学校,如我所在的艾比林基督教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国际留学生办公室开始针对老师开展培训,让老师了解留学生们的独特挑战。学校举办多次针对性的讲座,告诉老师如何考虑留学生的处境,比如在小组作业中,刻意安排本国学生和留学生参加一个小组,以便大家有更多机会相互接触和帮助,而不是放任他们各自扎堆。小组作业中国学生极不熟悉,但老师的这种安排,很多留学生非常喜欢,因为可借此机会,接触他国学生,了解彼此的文化。学校留学生办还在筹办“演说团”,安排留学生去本地社区(如中小学)去讲述各自的文化,让留学生不只是被动接受美国文化。留学生办公室顾问露西·道森(Lucy Dawson)表示,有时候外国留学生不喜欢主动出击去进入美国文化,而一些有“结构”、有“规划”的活动,学生则非常喜欢。可见有时候大家不是不愿意融入,而是找不到合适的渠道。

但是即便我们这样规模的学校,也有来自47个国家的留学生。完全指望老师来适应学生,或是都指望留学生办的“组织安排”来解决一切问题,也不大现实。从留学生离校前的访谈上看,不同国家的留学生,过去学习习惯也千差万别,教授无从面面俱到地了解。中国学生可能适应标准化考试,而我们学校一个来自埃及的学生,遇到标准化测试,见一个题目下面有ABCD四个选项,且看上去都差不多,就觉得无从下手。

更为关键的适应办法,是学生应该自己做足功课,去适应新环境。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四年下来,英语能说得没有口音,学业上有所成,且结交了很多本地或其他国家的学生。这些学生通常都刻意接触、深入本地的学术和生活环境。而且他们情商颇高,不因一点点困难就轻言放弃。这种优秀的留学生每一届都有,所以不可笼统地放大留学生面临的“融入”问题。

但也有不少留学生遇到挫折,不是迎难而上,而是开始退缩。当他们和美国学生之间出现沟通障碍的时候,不是去继续尝试,而是撤退到同乡的小圈子里。有的留学生十分“土豪”,明明学费食宿费已经包括了在学校宿舍的住宿费,却搬到校外和中国同学合租。前不久,网易曾经给俄亥俄某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做过一期专题“失落的留学梦”,上面有年轻的留学生在一起打麻将或是抽烟喝酒的图片,引起了担心形象被丑化的当事人强烈不满。

网易《失落的留学梦》系列图片故事中的一张

留学生扎堆的情况并不鲜见。这个现象在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也有存在。毕竟文化上同根同源,接触起来更为容易。中国留学生人数越来越多,这个问题更为严重一些。扎堆使得学生忽略学校合理提供的资源,而自己找“同乡”想办法。这种做法貌似有效,却属欲速则不达之举。作为课程设计人员,我和老师接触很多。常有老师纳闷,为什么中国学生不去看课程大纲上写明的要求,也不利用答疑时间(office hours)来咨询,而去问中国同乡。同乡给出的信息往往并不准确,大家是在以讹传讹。美国老师通常都愿意给学生花时间。来我们学校的一位法国女孩朱利亚称,在法国,她接触到的老师往往上完课就走人,很少额外在学生身上花时间,而在我们这个学校,美国老师愿意和学生交往,甚至邀请学生到自己家里。老师通常不是刻意疏远中国学生,将其视作异类,而是中国学生不去利用这些现成资源。这是很可惜的事。

网易《失落的留学梦》系列图片故事中的一张,图为俄亥俄大学留学生在一起吃自己动手做的中餐

另外,中国留学生可能是习惯了“标准化”测试,时常寻求“标准答案”。做作业的时候,可能会去抄学习比较好的师兄师姐的听课笔记,以为这是老师要寻找的答案,结果作业雷同,被判为作弊。在美国,老师通常鼓励原创的解决方案和独立思考。留学生在一起抱团,做作业相互帮助,有时候会证实老师对他们缺乏诚信、在一起作弊的怀疑。有学生作弊,被抓住后,说在中国大家都这样,这就摆明着给自己的国家抹黑了。前不久,我应邀去给一群老师做培训的时候告诉他们,中国学者如有学术抄袭问题,被曝光,这些人一样会声誉扫地。随着老师对不同学生接触的增多,他们也开始意识到作弊并非“中国特色”,毕竟也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在这里很快适应了美国的学习方法,不需要通过歪门邪道也能获得好成绩。

另外,留学生的扎堆,也使得留学生社区和当地社区绝缘。网络使得这一问题更为严重。现在大家在美国一样可以用微信这类社交工具。这些工具自然是好东西,让国内国外沟通无障碍,但是耗时过多,则容易让人“玩物丧志”。到了一个自由的环境里,照理说大家应该可以去找质量最好的信息来源,但是实际情况,是大家用这种自由,去消费更为垃圾的信息。就好比一个孩子离家之后,脱离了父母管束,却开始放开了吃垃圾食物一样。很多青年人出国前,设法“翻墙”看“墙外”的消息。但是出国之后,却把大量时间花在一些国外中文八卦网站上。大家有空就看《文学城》,而不是去看《大西洋月刊》、《时代周刊》、《赫芬顿邮报》。这固然跟大家背井离乡后渴望获得与故土有关的讯息有关,但跟很多人固步自封不无关联。这些习惯等留学生毕业后工作了也改不了。过去我送孩子去一家大学的教学楼上中文学校时候发现,《纽约时报》在教学楼里可免费取阅,但是很少有中国家长去拿。我却听到有家长在讨论通过卫星电视之类方法收看过的湖南卫视节目。

随着留学生的增多,很多人也觉得没有必要接触当地社区。美国很多学校处在大学城,地处偏僻。但每一个社区,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深入进去,当地节庆、俱乐部、体育运动、音乐表演、各国餐饮,也多姿多彩。如果一味在异国他乡寻找自己的“中国梦”,未免陷入失望。篮球明星易建联去密尔沃基雄鹿队效力,后来萌生去意。密尔沃基市从市长、议员,到雄鹿队领导层,无不挽留。易建联却嫌密尔沃基中国社区小,不愿多待。当时曾有一位体育评论员嘲讽,在美国打球,却嫌一个地方中国社区小,如此依恋,何不回中国?那里中国人最多。当然,易建联的这番说法也可能只是拖辞,并非本意。

说到融入当地文化,大家想到的可能是“融入主流”这几个字。在华人圈中,“融入主流”其实就是“成功”的代名词。其实美国这些年社会分裂也颇严重,蓝州红州差别不小,并不存在一个大家都能认同的“主流”。美国甚至也不是什么“大熔炉”,要把个性不同的人都化到一起,搅得面目一致。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里是“色拉碗”,在这里可各取所需。在这种环境下,个人的选择,决定了留学生活的质量。同一批学生进来,由于选择不同,四年后结果也可能判若天壤。消极地看,一些学生是被父母逼来留学的,不去接触当地社会和社区也是一个选择,但横竖要在这里待几年,这么做多少有些可惜。

十几年前,当我遇到各种困难的时候,我也曾想像猪八戒一样,回高老庄了事。不过我认识到人总要不断打破自己的舒适区,才能进步,所以最终坚持了下来。我自己带着家人和孩子,力争参与当地社区的各项活动,并从中找到了各种乐趣。当然,直到如今,我永远没法过没有豆腐和老干妈豆瓣酱的日子,不过在此同时,我们也喜欢上了“真牛”汉堡(Wholly Cow)和施洛茨基比萨(Schlotzsky's Pizza)。我依旧用中文写稿,但是我爱上了美国方便的数据库。更重要的是,我们结识了很多友善的美国人,他们的热心和友爱,让人常常忘记我们存在筷子和叉子的分歧。

南桥,曾做过多年文学翻译,现在美国高校从事课程设计工作,关注教育的理念和方法在跨文化语境下的转换和借鉴,著有教育文集《知识不是力量》、《及格主义》等。感谢艾比林基督教大学国际留学生办公室斯蒂芬·舒梅科(Stephen Shewmaker)、露西·道森(Lucy Dawson)和莉安·莫尔(Leanne Moore)对此文写作提供的支持。

为什么我热爱伯明翰,因为这里有英国最好的圣诞节

已经不记得狄更斯《A Christmas Dinner》里的细节了,书里大量描述了维多利亚时期英国人是如何准备圣诞晚餐来庆祝圣诞节的。写这部短篇的时候狄更斯只有22岁,这部短篇成为狄更斯后来创作名著《圣诞颂歌》(Christmas Carol)的基础。圣诞节对西方人来说是一个极为盛大,重要又神圣的日子,就跟中国的春节一样。所以早在圣诞节来临前的一个多月里,你就可以看到人们已经开始精心的准备属于他们的圣诞节了。

Christmas Parade and Lights Switch 伯明翰圣诞节点灯仪式

伯明翰圣诞节点灯活动将于11月9日周日晚5.30正式举行,届时会有各种圣诞主题的花车,游车和乐队游行在市中心,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头顶的圣诞灯光也会打开,照亮整个街道,一年一度的圣诞季节正式拉开帷幕!

Frankfurt Christmas Market & Craft Fair 圣诞市场

圣诞市场起源于中古世纪欧洲的德语地区,现在以德国和奥地利的最为闻名。伯明翰的Frankfurt Christmas Market德国法兰克福圣诞市场今年已经是来伯明翰第14个年头了。 据报道英国伯明翰的德国圣诞市场去年吸引280万游客,几乎快要比著名的法兰德福圣诞市场(去年访客300万人)还要受人欢迎。除了本身规模大之外,每年的圣诞集市还会“附带”一个Craft Fair。伯明翰是英国几个享有盛名的“艺术之城”之一,每年的各个月份,这里都会举办不同文化元素主题的艺术展。在圣诞节期间,除了热闹的圣诞集市,作为其到时重要组成部分Craft Fair,也被视为是展现这个城市多元文化的窗口之一,手工艺品全部出自当地艺术家之手。

在伯明翰圣诞集市上会有180多个摊位,德国风味的烤香肠、啤酒、美食等等应有尽有,圣诞集市每天还会有当地乐队和唱诗班的表演,各种圣诞新年主题的小礼品也是少不了。现场还有嘉年华娱乐活动,总之,在这里可吃可喝可玩可看可买...一定不会让人无聊。

开放时间:11月13号——12月22号,每天10am-9pm

地点:Victoria Square, New Street, Centenary Square & ChamberlainSquare

主页菌这就推荐10件一定要在圣诞市场上做的事情:

1.Eat a German Bratwurst &Brezel 吃德国大香肠

2.Have a hot Glühwein (mulled wine) 来一杯热葡萄酒

3.Indulge yourself with chocolaty Crêpes 享受巧克力可丽饼

4.Sing along with the singing moose 唱圣诞歌

5.Get traditional Christmas decorations 买圣诞装饰品

6.Listen to traditional Carols & Christmas songs 听传统的圣诞乐曲

7.Drink a crisp German beer! 来杯德国啤酒

8.Take a ride on the Carousel 坐一圈旋转木马

9.Get a lovely wooly hat with bobbles 找一顶可爱毛茸茸的帽子

10.Soak up the Christmassy atmosphere 沉浸在圣诞节的气氛里

我把儿子送到美国竟然这样教育

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教师看见了我儿子带去的中国小学四年级课本后,温文尔雅地说:“我可以告诉你,六年级以前,他的数学不用学了!”面对她充满善意的笑脸,我就像挨了一闷棍。一时间,真怀疑把儿子带到美国来是不是干了一生最蠢的一件事。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看着儿子每天背着空空的书包兴高采烈的去上学,我的心就止不住一片哀伤。在中国,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书包就满满的、沉沉的,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换了三个书包,一个比一个大,让人感到“知识”的重量在增加。而在美国,他没了负担,这能叫上学吗?一个学期过去了,把儿子叫到面前,问他美国学校给他最深的印象是什么,他笑着给我一句美国英语:“自由!”这两个字像砖头一样拍在我的脑门上。

  此时,真是一片深情怀念中国教育。似乎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为什么中国孩子老是能在国际上拿奥林匹克学习竞赛的金牌。不过,事已致此?也只能听天由命。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儿子的英语长进不少,放学后也不直接回家了,而是常去图书馆,不时就背回一大书包的书来。问他一次借这么多书干什么,他一边看着借来的书一边打着计算机,头也不抬地说:“作业。”

  这叫作业吗?一看孩子打在计算机屏幕上的标题,我真有些哭笑不得――《中国的昨天和今天》,这样大的题目,即使是博士,敢去做吗?

 于是我严声厉色地问是谁的主意,儿子坦然相告:老师说美国是移民国家,让每个同学写一篇介绍自己祖先生活的国度的文章。要求概括这个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分析它与美国的不同,说明自己的看法。我听了,连叹息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真不知道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去做这样一个连成年人也未必能做的工程,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只觉得一个十岁的孩子如果被教育得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恐怕是连吃饭的本事也没有了。

  过了几天,儿子就完成了这篇作业。没想到,打印出来的是一本二十多页的小册子。从九曲黄河到象形文字,从丝路到五星红旗……热热闹闹。我没赞成,也没批评,因为我自己有点发楞,一是因为我看见儿子把这篇文章分出了章与节,二是在文章最后列出了参考书目。我想,这是我读研究生之后才运用的写作方式,那时,我三十岁。

  不久,儿子的另一篇作文又出来了。这次是《我怎么看人类文化》。如果说上次的作业还有范围可循,这次真可谓不着边际了。儿子真诚地问我:“饺子是文化吗?”为了不耽误后代,我只好和儿子一起查阅权威的工具书。费了一番气力,我们完成了从抽象到具体又从具体到抽象的反反复覆的折腾,儿子又是几个晚上坐在计算机前煞有介事地作文章。我看他那专心致志的样子,不禁心中苦笑,一个小学生,怎么去理解“文化”这个内涵无限丰富而外延又无法确定的概念呢?但愿对“吃”兴趣无穷的儿子别在饺子、包子上大作文章。在美国教育中已经变得无拘无束的儿子无疑是把文章作出来了,这次打印出来的是十页,又是自己的封面,文章后面又列着一本本的参考书。他洋洋得意地对我说:“你说什么是文化?其实超简单――就是人创造出来让人享受的一切。”那自信的样子,似乎发现了别人没能发现的真理。后来,孩子把老师看过的作业带回来,上面有老师的批语:“我安排本次作业的初衷是让孩子们开阔眼界,活跃思维,而读他们作业的结果,往往是我进入了我希望孩子们进入的境界。”问儿子这批语是什么意思。

  儿子说,老师没为我们感到骄傲,但是她为我们感到震惊。“是不是?”儿子问我。

  我无言以对,我觉得这孩子怎么一下子懂了这么多事?再一想,也难怪,连文化的题目都敢作的孩子,还有什么不敢断言的事吗?

  儿子六年级快结束时,老师留给他们的作业是一串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你认为谁对这场战争负有责任?”“你认为纳粹德国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是杜鲁门总统的高级顾问,你将对美国投原子弹持什么态度?”“你是否认为当时只有投放原子弹一个办法去结束战争?”“你认为今天避免战争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如果是两年前,见到这种问题,我肯定会抱怨:这哪里是作业,分明是竞选参议员的前期训练!而此时,我已经能平心静气地循思其中的道理了。

  学校和老师正是在这一个个设问之中,向孩子们传输一种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引导孩子们去关注人类的命运,让孩子们学习思考重大问题的方法。这些问题在课堂上都没有标准答案,它的答案,有些可能需要孩子们用一生去寻索。看着十二岁的儿子为完成这些作业兴致勃勃地看书查数据的样子,我不禁想起当年我学二战史的样子,按照年代事件死记应背,书中的结论明知迂腐也当成《圣经》去记,不然,怎么通过考试去奔光明前程呢?此时我在想,我们在追求知识的过程中,重复前人的结论往往大大多于自己的思考。而没有自己的思考,就难有新的创造。

  儿子小学毕业的时候,已经能够熟练地在图书馆利用计算机和微缩胶片系统查找他所需要的各种文字和图像数据了。有一天,我们俩为狮子和豹的觅食习性争论起来。第二天,他就从图书馆借来了美国国家地理学会拍摄的介绍这种动物的录像带,拉着我一边看,一边讨论。孩子面对他不懂的东西,已经知道到哪里里去寻找答案了。

  儿子的变化促使我重新去看美国的小学教育。我发现,美国的小学虽然没有在课堂上对孩子们进行大量的知识灌输,但是他们想方设法把孩子的目光引向校外那个无边无际的知识海洋,他们要让孩子知道,生活的一切时间和空间都是他们学习的课堂;他们没有让孩子去死记硬背大量的公式和定理,但是,他们煞费苦心地告诉孩子怎样去思考问题,教给孩子们面对陌生领域寻找答案的方法;他们从不用考试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而是竭尽全力去肯定孩子们一切努力,去赞扬孩子们自己思考的一切结论,去保护和激励孩子们所有的创作欲望和尝试。

  有一次,我问儿子的老师:“你们怎么不让孩子背记一些重要的东西呢?”老师笑着说:“对人的创造能力中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里去寻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就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就是我的观点。”

  我不禁记起我的一个好朋友和我的一次谈话。他学的是天文学,从走进美国大学研究所的第一天起,到拿下博士学位的整整五年,他一直以优异的成绩享受系里提供的优厚奖学金。他曾对我说:“我觉得很奇怪,要是凭课堂上的学习成绩拿奖学金,美国人常常不是中国人的对手,可是一到实践领域,搞点研究性题目,中国学生往往没有美国学生那么机灵,那么富有创造性。”我想,他的感受可能正是两种不同的基础教育体系所造成的人之间的差异。中国人太习惯于在一个划定的框子里去旅展拳脚了,一旦失去了常规的参照,对不少中国人来说感到的可能往往并不是自由,而是慌恐和茫然。我常常想到中国的小学教育,想到那些课堂上双手背后坐得笔直的孩子们,想到那些沉重的课程、繁多的作业、严格的考试……它让人感到一种神圣与威严的同时,也让人感到巨大的压抑和束缚,但是多少代人都顺从着它的意志,把它视为一种改变命运的出路。这是一种文化的延续,它或许有着自身的辉煌,但是面对需要每个人发挥创造力的信息社会,面对明天的世界,我们又该怎样审视这种孕育了我们自身的文明呢。

80%中国人都会错解的美国常用习语!

看到忙来忙去的大忙人,你是不是想夸一句“busybody”?老美给你一张“dead president”,你会不会被吓得半死?进医院有人给你介绍这是“mad doctor”,你会不会扭头就逃跑?是不是还在推特上发着“personal remark”,还自以为是个人评论?说了一句我经常去“sporting house”,为什么在场的老美都会猥琐一笑?
真的是大错特错了!!还不赶紧来补补课!!!P.S. 欢迎补充呐

1日常用语类

lover 情人(不是"爱人")

busboy 餐馆勤杂工(不是"公汽售票员")

busybody 爱管闲事的人(不是"大忙人")

dry goods (美)纺织品;(英)谷物(不是"干货")

heartman 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人(不是"有心人")

mad doctor 精神病科医生(不是"发疯的医生")

eleventh hour 最后时刻(不是"十一点")

blind date (由第三者安排的)男女初次会面(并非"盲目约会"或"瞎约会")

dead president 美钞(上印有总统头像)(并非"死了的总统")

personal remark 人身攻击(不是"个人评论")

sweet water 淡水(不是"糖水")

confidence man 骗子(不是"信得过的人")

criminal lawyer 刑事律师(不是"犯罪的律师")

service station 加油站

rest room 厕所(不是"休息室")

dressing room 化妆室(不是"试衣室"或"更衣室")

sporting house 妓院(不是"体育室")

horse sense 常识(不是"马的感觉")

capital idea 好主意(不是"资本主义思想")

familiar talk 庸俗的交谈(不是"熟悉的谈话")

black tea 红茶(不是"黑茶")

black art 妖术(不是"黑色艺术")

black stranger 完全陌生的人(不是"陌生的黑人")

white coal (作动力来源用的)水

white man 忠实可靠的人(不是"皮肤白的人")

yellow book 黄皮书(法国政府报告书,以黄纸为封)(不是"黄色书籍")

red tape 官僚习气(不是"红色带子")

green hand 新手(不是"绿手")

blue stocking 女学者、女才子(不是"蓝色长统袜")

China policy 对华政策(不是"中国政策")

Chinese dragon 麒麟(不是"中国龙")

American beauty 红蔷薇(不是"美国美女")

English disease 气管炎(不是"英国病")

Indian summer 愉快宁静的晚年(不是"印度的夏日")

Greek gift 害人的礼品(不是"希腊礼物")

Spanish athlete 吹牛的人(不是"西班牙运动员")

French chalk 滑石粉(不是"法国粉笔")

2表达方式类

Look out! 当心!(不是"向外看")

What a shame! 多可惜!真遗憾!(不是"多可耻")

 

You don't say! 是吗!(不是"你别说")

You can say that again! 说得好!(不是"你可以再说一遍")

I haven't slept better. 我睡得好极了。(不是"我从未睡过好觉")

You can't be too careful in your work. 你工作越仔细越好。(不是"你工作不能太仔细")

It has been 4 years since I smoked. 我戒烟4年了。(不是"我抽烟4年了")

All his friends did not turn up. 他的朋友没全到。(不是"他的朋友全没到")

People will be long forgetting her. 人们在很长时间内会记住她的。(不是"人们会永远忘记她")

He was only too pleased to let them go. 他很乐意让他们走。(不是"他太高兴了,不愿让他们走")

It can't be less interesting. 它无聊极了。(不是"它不可能没有趣")

3成语类

pull one's leg 开玩笑(不是"拉后腿")

in one's birthday suit 赤身裸体(不是"穿着生日礼服")

eat one's words 收回前言(不是"吃话")

an apple of love 西红柿(不是"爱情之果")

handwriting on the wall 不祥之兆(不是"大字报")

bring down the house 博得全场喝彩(不是"推倒房子")

have a fit 勃然大怒(不是"试穿")

mak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令人毛骨悚然-恐惧(不是"令人发指--气愤")

be taken in 受骗,上当(不是"被接纳")

think a great deal of oneself 高看或看重自己(不是"为自己想得很多")

pull up one's socks 鼓起勇气(不是"提上袜子")

have the heart to do (用于否定句)忍心做....。。不是"有心做"或"有意做")

联系方式

  • Phone: 美国 (+1) 732-798-0413
  •               中国 0571-87239236   18015080979

HGIES QQ客服QQ:3360692035

微信:hillsedu客服微信:hillsedu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希尔海外教育 新浪微博:希尔海外教育

微信:hillsedu 微信:hillsedu

facebook    yelp    Google+

微信扫一扫

微信帐号:hillsedu